南京、宁波等地发放消费券,其他城市跟不跟?

2020-03-16 02:57:07 栏目 : 财经 围观 : 评论

  原标题:南京、宁波等地发放消费券,其他城市跟不跟?

  有雄厚经济基础的大城市,做起来后可以形成良性循环,促进经济发展。但中国600多个城市,有大量三四线城市、中小城市的财政压力很大,能不能做不知道。

  “超3亿元消费券!发!”3月13日晚间,“南京发布”发布了这样一则消息。

  当天下午,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等23个部门日前联合印发的《关于促进消费扩容提质加快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意见》(下称《意见》)公布,提出加快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进一步改善消费环境,发挥消费基础性作用,助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一系列意见。

  《意见》明确,要持续提升居民消费能力,促进重点群体增收激发消费潜力,稳定和增加居民财产性收入。

  当前,各地对发挥消费的基础性作用高度重视,包括南京、宁波等地纷纷出台各种利好举措。

  南京发放消费券

  “南京发布”的消息称,近日,南京打出促进消费“组合拳”,除更大力度放开城市服务业、鼓励机关干部带头消费外,又统筹资金向市民和困难群体发放消费券,通过政府引导与商家促销相结合,尽快形成现实购买力,推动服务业全面复苏。

  该消费券发放坚持合法合规、公平合理的原则,总额度3.18亿元,主要包括餐饮消费券、体育消费券、图书消费券、乡村旅游消费券、信息消费券、困难群众消费券、工会会员消费券等7大类。

  为体现差异化,消费券面值根据不同类型按每份100元或50元设定,其中,困难群众、工会会员、乡村旅游等3类消费券按照系统内有关要求发放,餐饮、体育、图书、信息等4类消费券采用多批次网上摇号方式面向全体市民公开发放。消费券采取电子券形式发放,尽量方便操作、降低成本,做到发放、领取、消费和兑现全程可追溯。具体发放办法将于近日公布。

  3月9日,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张敬华在检查调研复工复产复业情况时,曾到秦淮区夫子庙景区的南京大排档品尝鸭血粉丝等小吃。调研期间,张敬华说,商贸、旅游、餐饮等服务业,既是经济增长的支撑,也是城市活力的体现。他重点提及,要把握好防疫和复业的平衡点,创造安全放心的消费环境。

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专家均表示,发放消费券是疫情之后,提振消费的一种很好很有效的方式。

  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专家均表示,发放消费券是疫情之后,提振消费的一种很好很有效的方式。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研究员冯奎对第一财经分析,发放消费券,对于短期拉动消费有作用,尤其适用于类似于疫情等因素造成的消费“休眠”状态,消费券以发钱消费的方式,既是鼓励消费,也是强制消费,而且在短时间内汇聚消费行为,这些都可以使消费“启动”。

  “这是一种短期内激活消费,为经济活动循环注入动力的一种办法。”冯奎说,在有限的时间内,它能发挥有限的重要作用。

  广东省体制改革研究会执行会长彭澎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发放消费券的做法很好。除此之外,他建议可以恢复五一黄金周、发旅游券等举措。

  除了南京,还有一些地方也在积极发放类似的消费券。

  3月13日,宁波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为积极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给生活生产与消费带来的影响,支持帮扶服务业企业共渡难关,释放居民消费潜力,实现消费恢复增长,宁波放大招了——开展提信心促消费十项行动。

  其中,宁波市、区县(市)政府、企业将联合推出1亿元的文化和旅游惠民消费券,所有市民和游客可在指定平台上领取,在指定的景区、酒店、影剧院、书店等文化旅游场所凭消费券享受优惠折扣,享受更优质的文旅产品和服务。

  此外,宁波还将推出健身消费券,由各场馆根据各自不同规模、容量,向市民发放健身消费券,市民凭券可免费使用场馆场地设施健身,有关具体方案正在研究制订之中。

  3月12日,浙江省文化和旅游厅党组成员、副厅长杨建武在浙江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第三十五场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浙江将推出总价达10亿元的文旅消费券和一亿元的文旅消费大红包。

  在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一份在网上流传的方案提出,通过开发“吴江购”消费促进平台,基于社保帐户的唯一性,导入个人信息、构建个人消费帐户,向每个18岁以上的吴江居民个人帐户发放总额500元的消费代金券,消费券在设置折扣率的前提下,有针对性、分阶段地支持餐饮、零售、旅游、文化娱乐、节庆等消费。

  不过,第一财经记者从当地官方了解到,目前这还只是一份内部材料提出的设想。

  中小城市或难跟进

  “发放消费券,我觉得非常好。”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对第一财经表示,但这也存在一些问题。南京、宁波是经济强市,财力雄厚,可以做这个事。“这些有雄厚经济基础的大城市,做起来后可以形成良性循环,促进经济发展。但中国600多个城市,有大量三四线城市、中小城市的财政压力很大,能不能做不知道。”

  冯奎也认为,受制于财力,如三四线城市财政压力大,就比较难于操作。当然这些地方,国家或省级部门也可以发放一定消费券,起到同样的替代作用。

  另一方面,消费券本身也存在一些局限性。冯奎说,消费券从设计上来讲,在额度、消费品种类会有一些限制性安排。因此,要注意如何使它的积极作用更大些。比如限时的时间更长些,消费范围更大些,对于消费券支持的对象更加精准点,重点支持较为困难的阶层。

  “我所了解的情况来看,目前广州的很多写字楼、工厂的复工、返岗率已经很高了。” 主营保险和汽车后市场服务的广州鼎聚科技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张明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大城市里,虽然返岗率已经很高,但现在大家的流动大多是“点对点”的方式,即从家到办公室的流动,而没有聚餐、走亲访友、约会、文娱活动等。因此目前返岗率比较低的主要是小微企业,尤其是受疫情冲击较大的餐饮、旅游、文娱、交通等行业企业。

  实际上,目前餐饮、旅游等受疫情冲击最大的行业,也正是消费券明确的重点,也是各地要加大支持力度的重点。

  (第一财经记者缪琦对本文亦有贡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