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湖北孝感站:疫情之下的43天_社会

2020-03-10 02:58:10 栏目 : 社会 围观 : 评论

  我是大年三十早上坐火车抵达孝感站的,妻子与我同行。孝感是她的家乡,我们回来与父母过年。从那时起,除了下楼领取社区代购的蔬菜和生活用品,我们几乎足不出户。孝感是湖北省除武汉外确诊病例最多的城市,但我们居住的小区没有感染病例,家人与我都很健康。

  来孝感之前,我出于直觉带上了相机和记者证,想着有一天也许用得上。前一段时间,按照孝感市防疫部门的要求,我一直待在家中,有时会通过电话和电子邮件等方式进行采访。但作为记者,我还是想到防疫一线看一看。近日,防疫局势日趋稳定,孝感市也已连续几日“零新增”。在这种情况下,我用记者身份申请了通行证,做好充分的防护措施后,走出了小区的大门。这一天是3月7日。

  我的目的地是孝感站。

  这是晴朗的一天,孝感市区的街道上却空空荡荡。每隔几个路口就有一个检查点,由工作人员为过往行人测温。事实上,街上的车辆与行人比我想象的要多:帮忙“代购”的志愿者、运送垃圾的清洁工、坚守岗位的交通警察和防疫人员……是他们努力支撑起一座城市的运转。

  孝感站旁边的一条马路。

  四周异常安静,为站房增添了些许肃穆感。突然传来列车驶过发出的轰隆的声响,提醒着人们这里并未成为“孤岛”,孝感依然同外界保持着联系。

  进入候车室,依稀能够感受到“年味”。疫情发生前,孝感站的职工张灯结彩,将车站装扮得喜气洋洋,迎接新年。大年三十当晚,孝感“封城”,离孝通道关闭,候车室从此安静下来。

  16时30分,湛江至北京西K158次列车即将进站,车站客运员准备立岗接车。目前尚有10趟客运列车经停孝感站,少数下车的旅客包括医护人员、军人等。这一天的K158次列车没有旅客下车。

  客运员刘越今年22岁,刚刚入路2年。她的父亲是孝感站下属祝家湾站的职工,一直没回家,父女俩一同战“疫”,已经两个多月没见面了。刘越所住的小区离车站不远,没有感染病例,休班时她可以回去,看望一下母亲。

  客运员丁媛媛,河南漯河人,已在孝感成家,女儿8岁,爱人是政府工作人员,每天也忙碌在防疫一线。丁媛媛说,以往这个时候是最忙碌的,春运结束就是两会,每天都忙得充实,现在的客运工作虽然减少了,但总体的工作量没减,忙碌之余心里有时会感到一丝担忧。好在家里人都很支持她的工作,这给了她战胜疫情的动力。

  信号楼是车站的核心场所,进入前需要经过严格消毒。这里的工作人员全部实行集中封闭管理,疫情期间不能离开车站。

  车站值班员袁晓明是孝感人,孩子在重庆安了家,家人都在那边过年,只有他一人留在本地,这反而让他没有了后顾之忧。

  信号楼下面等待换班的工作人员。疫情期间,他们吃住都在车站,晚上不值班时,就在活动室里打打乒乓球,放松放松。

  空荡荡的车站天桥。

  天桥窗户上的窗花。

  2站台助理值班员黄文,1995年就来到孝感站工作,这是他经历的最难忘的一次春运。他的女儿也是铁路职工,年前和他的女婿从武汉回来过年,滞留在本地。黄文说他确实害怕过,但本职工作还是必须要做好。

  黄文立岗接车。

  站长罗亦民,家在武汉,已经在办公室里住了一个多月。据他介绍,疫情发生后,孝感站第一时间采购了一批口罩和防护用品,武汉局集团公司和汉西车务段也给予大力支持,保证职工健康。得益于有效的防控措施,孝感站100多名职工目前没有一例感染。

  已是晚餐时间,助理值班员桂高武从食堂打完饭,走过站台。他对今天的饭菜质量很满意。

  “看一看,真的挺不错的,有菜有肉!”

  食堂门口等待取餐的职工,相互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疫情期间,这样的场景已成为常态。车站实行分散就餐制度,避免人员聚集,降低病毒传播风险。

  食堂厨师曾宪苟,孝感云梦县人,已经3个多月没回家了。旁边是他的小儿子曾庆英,年前从老家过来帮忙,然后就留了下来。曾师傅的大儿子一家在杭州,孙女去年出生,曾师傅还没见过。大儿子一家本来计划过年回孝感和他团聚,但疫情让这一切搁浅。

  “你们稍微等一下啊。”准备的饭菜很快见底,曾师傅赶忙取出腊肉,准备再做一道菜。食堂有足够的储备,其中车站自己采购了一部分,另一部分来自汉西车务段开行的防控物资专列。曾师傅说,大家工作都不容易,他能做的就是让他们吃饱、吃好。

  车站职工取餐后返回岗位。身边的红杏和广玉兰已经盛开,春天的脚步越来越近了。

  文字:林飞翼 张光辉

  图片:林飞翼

相关文章